首页 书画名家 书画资讯 书画展厅 专题 艺术市场 收藏 访谈 文房四宝 艺术理论

访谈

贾德江:谈劳伟的写意花鸟画

来源:未知 作者:世界华人书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10
摘要:古人论画,重山水而轻花鸟。明代屠隆说:画以山水为主,人物小者次之,花鸟竹石又次之。唐志契在《绘事微言》中说:山水第一,竹、树、兰、石次之,人物花鸟又次之。郑绩在《梦幻居画学简明》中也说:画家应以山水为主 人物、花鸟、兽畜,尽在图中,以为点景
古人论画,重山水而轻花鸟。明代屠隆说:“画以山水为主,人物小者次之,花鸟竹石又次之。”唐志契在《绘事微言》中说:“山水第一,竹、树、兰、石次之,人物花鸟又次之。”郑绩在《梦幻居画学简明》中也说:“画家应以山水为主… …人物、花鸟、兽畜,尽在图中,以为点景。”山水之所以第一,就因为山水画有咫尺千里之感,深远、高远、平远都和天地宇宙相接,浩浩然然,山川、烟云、树石、瀑布、屋宇、人物等自然万象尽在其中。人物、花鸟表现的则是具体之物,无法容天地于其中,尤其是花鸟,表现的大多是方丈之景,有的更是盆景、折枝,所以被称为“小者”。当然,这是古代部分学者的看法。

实际上,古代的先贤们在与自然融为一体的生活中,发现了花鸟鱼虫之美,并通过描写花情鸟态,表现其生机活力,抒发动人感受,讴歌高尚情操,寄托真善美统一的理想,花鸟画也就获得了蓬勃发展,成为独立的画科。尤其是花鸟画中的写意一体,洗练概括,直抒性情,既受到了诗歌的陶染,缘物寄情,托物言志,也受到书法的滋养,情随笔转,点画传心,具有“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之美,由此在世界画坛上独树一帜。

中国写意花鸟画的成熟,大约在明代后期。自白阳、青藤、八大、石涛、“八怪”以至海派以来,不断发展,从形式到内容,从图式到笔墨,把写意花鸟推向愈来愈富表现力的阶段,得自然之神韵,彰人文之精神,诗情洋溢,笔歌墨舞,笔简而意足,天工而清新。但花鸟画中包含天地、咫尺以见千里的问题,古人一直没有重视。即使在近现代写意花鸟画大师吴昌硕、齐白石等人笔下也未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当代写意花鸟画家更是一脉相承,几乎都是在前辈大师的道路上前行,写意花鸟画的面貌难脱窠臼。

劳伟则与众不同,他似乎一直在关注这一不被古人和今人重视的问题,并力求以一种花鸟画的新面貌解决这一问题。在他以花鸟为主的作品中,天地山水反而成为花鸟的背景,甚至以天地广大的空间来衬托几只小鸟。他画的《野深石岸净》《寒山闻笛唤春归》《百啭千声随意移》《鸿鹄高飞一举千里》《花寒不落墨常新》《自古逢春悲寂寥》《且长凌飞翮》《菊影清清》《微霞满天》等作品,都是以天地、山川、丛树、泉石作背景,而且他的背景处理特别认真,有时竟超过主景的花与鸟。古人说花鸟属“小者”,在劳伟笔下,便成为“大者”,可以“大景花鸟”称谓。

劳伟是一位山水与花鸟并重的艺术家。他所创造的云岭高原山水,雄浑阔大,朴厚苍辣,气势撼人,拓展了山水画的题材领域,为现代中国山水画讴歌永恒大美开了新的生面。他的花鸟画得益于他的山水画的成就,也正是彩云之南的云岭风骨给了他启示和影响,使他萌生了将云南山水引进花鸟画的创意,开拓了花鸟画的空间,扩大了花鸟画的格局,改变了花鸟画境界小的历史。我们看劳伟的花鸟画不再是古人一花一鸟的一目了然,而是融合天地万物更有无穷内涵与深意的艺术,重建了花鸟画的审美价值,体现为“境阔”、“意深”、“笔墨新”的艺术特色。

“境阔”指劳伟的写意花鸟画已变写小情小趣为构筑宏阔的大境,画鸟鸣花放之美已不局限于一花半叶之趣,而是能够将花与鸟置于山情水境之中,于芥子中见大千;画山乡花鸟之丽,亦不止于自由野逸之情,而是放眼于雪野沙原与原始花树,表现大野雄风强悍瑰伟的奇景。劳伟是用独特的眼光发现山涧花木的实境之美,创造性地采用花鸟与山水的融合手法,复现花鸟的自然生态环境,将小花鸟的形式感融入原始生态的山石林木之中,强调的是尊重审美环境的重要性。

“意深”指劳伟的写意花鸟画“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是生命活力的体现,是天人合一的历史文脉的阐释,是个人精神生活的憧憬,是在全球化的语境中对祖国、对家乡、对民族精神的讴歌,更是以现代审美经验对中国画传统的有效整合和积极弘扬。在整合与弘扬中,把民族传统与当代精神结合起来,把中国的文化精神的深度与国画本体高度统一起来,一直是劳伟努力的目标。劳伟的这种花鸟画已从独立的人格载体转向对自然与生命外在世界的颂扬,已从“文化花鸟”转入“自然花鸟”或“生命花鸟”,这是劳伟和传统文人画的最大区别。

“笔墨新”指劳伟的写意花鸟画不仅坚持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而且以现代观念对待传统,下及水墨功能在重新组合中的挖潜,上及民族文化精神与现代审美经验的结合,旁及花鸟竹木蔬果虫鱼与山川环境自然氛围的联系。他重视写生,重视观察、研究和体验客观自然。在他的作品中,笔墨不仅有独立的审美价值,更重要的是用来为造型服务,创造画面的意境,以抒发内心感受并作为和大众进行交流的手段。其不求潇洒唯求苍厚的笔墨,正与其创造的既是自然花鸟又是生命花鸟的形象相统一,关照的是充满活力的生命意识和充盈谐和的自然精神。

劳伟长期工作生活于云南,因此画面里充满了云的灵动和岭的风骨。他的“大景花鸟”与他的云南高原山水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那就是得之于云南自然景观写生的强烈感受,布境多雄浑高旷、虚实相生,笔墨则气厚思沉、苍润相济,重写而尚意;既强调用书法式的笔墨结构与笔墨律动,在状物的同时纵情抒写画家的感情和个性,也重视在不忽略物象生意与审美特征的前提下,表达致广大尽精微的精神意蕴。这正是劳伟的艺术个性,也是他的艺术创作更多地体现了传统笔墨在现代视角的诠释。
责任编辑:世界华人书画网
首页 | 书画名家 | 书画资讯 | 书画展厅 | 专题 | 艺术市场 | 收藏 | 访谈 | 文房四宝 | 艺术理论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8 世界华人书画网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